南宁百姓网 欢迎您!
投稿信箱
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内新闻
亲历者揭秘秘密党员潜伏期间如何搜集情报
更新时间:2019-08-01 02:12:50 来源:本站   点击数:218  

  编者按:近日,《世纪风采》发表文章《我回乡潜伏那8年》。程兰芬,女,1922年生,江苏无锡人。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,从江阴南菁中学转至无锡竞志女中借读。1937年11月无锡沦陷前,参加“无锡青年界抗敌后援团”。后随“无锡抗日青年服务团”(简称“锡流”)到江西南昌。不久到江西铅山石塘镇新四军政训班学习。1938年初,随“锡流”部分成员去铅山、弋阳做抗日救亡工作。当年7月,加入中国党。摘编如下。

  1941年12月8日,太平洋战争爆发。不多久,日本鬼子就进了租界。我们不可能再待在一起了,大家各自分散。我住到了我的同学张毓珍哥哥家。张毓珍后来与我弟弟中民结为夫妻,当时在上海读中学,是因乡下鬼子清乡逃到上海来的。我同他们一家全住在三层阁楼上。这时还是由杨斌同志和我联系。杨斌当时是华中局驻沪办事处主任。

  不久,严永洁同志跟我谈工作。她说,是杨斌委托她找我谈的。她告诉我,组织上考虑到我刚动了阑尾炎手术,不能随部队行动,长期留在上海,实际上组织照顾有困难;另一方面,钱敏同志要回无锡家乡坚持工作,需要有同志帮助,说我在锡北有家庭的社会关系好掩护,所以,组织上决定派我回无锡家乡一带坚持地下斗争。至于今后如何开展工作,组织上会派人来进行联系。同时,她还给了我部分生活费。

  当时我的身份是东路特委特派员。所谓东路,是指长江以南,丹阳、常州及其以东江阴、无锡直到太仓一带,包括丹北、澄(江阴)锡(无锡)虞(常熟)、苏(州)常(常熟)太(太仓)等地区。原来称“路东”,意为(南)京沪(上海)铁路东段。1941年3月,谭震林同志改组,路东特委改名为东路特委,原来的东路部队新四军三支队也改编为新四军六师十八旅。六师师长是谭震林同志,十八旅旅长是江渭清同志。东路特委是张英同志。

  我回到敌占区后,在严家桥家里定居下来。由于我没有在锡北严安区家乡一带公开工作,从未暴露过自己的身份,因此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。首先站稳了脚跟,做像了一个老百姓那样,适应了一下白区的生活,并等待着组织上来人联系。

  1942年初,组织上派联络员姚品华同志来我家与我联系。她是利用同我家的亲戚关系来的。我们见面后,她向我转达了党的指示,交给我任务:了解当地敌伪活动情况,进行一些青年工作。组织上要我坚持隐蔽下来,绝不暴露面目,进行长期埋伏,以配合反“清乡”斗争。我和上级的关系是单线领导,姚品华就是联系我的人。

  我从抗日战争初期就离开了严家桥老家,到我回家坚持地下工作,已时隔4年多了。对当地情况不够了解,开展工作难度较大。我先通过大弟程中民和朋友须士雄了解一些情况,并领导他们逐步把工作开展起来。他们两人1941年5月都进过苏南二区行政干部训练班,须士雄还由干训班选送去苏北抗大五分校学习,后经组织上布置回乡打埋伏。当时收集敌伪情报,除了他们两人提供的以外,我还采取了以下几种方法:从街谈巷议,从各地农民上街时的交谈,了解敌伪活动情况;与亲戚朋友交往中了解各地敌伪动态;从伪政权一般人员中透露出的情况摸清敌伪动向;平时观察河道和大路上敌伪人员、武器和船只来往增减调动等情况。

  自从姚品华和我联系上以后,她曾到过我家好几次。有一次她要我了解几个员的情况。经我多方调查和了解,有的人表现非常害怕,否认同党有任何联系;有两人参加了敌伪组织,其中一个当了伪保长;还有的生活糜烂,身染花柳病,影响很坏;另有一人已出走外地找不到了。我将这些情况如实向组织上作了反映。

  在与姚品华联系期间,她还约我去常熟小东门外一家中药店她亲戚家谈过工作。除我们面谈工作外,我还把了解到的情况密写在文艺小说、画报的字里行间邮寄给她。

Powerd by 南宁百姓网 版权所有

苏ICP备16018902号-1
违法信息举报:企鹅:1 2 6 9 2 4 5 3 8 1